ag亞遊官網是哪個好/給父愛塗上一抹色彩

2019年12月08日 編輯: 來源:億邦動力網

 夜,終將離去,而孤獨依然。
想起樸樹的《那些花兒》:
那片笑聲讓ag亞遊官網是哪個好想起我的那些花兒

在我生命每個角落靜靜爲我開著

我曾以爲我會永遠守在他身旁

今天我們已經離去在人海茫茫

他們都老了吧?

他們在哪裏呀?

我們就這樣各自奔天涯
于是,
心,開始莫名的痛楚。
一直在想,如果遇見了,不必深愛,只要相守到老,你我皆是獨久孤獨者,遇見便是緣分,曾想,從此,用今生的自己陪伴今世的別人。
———題記
第十四天,今夜,終將離開,留下的,只是對你的一份遺憾,五個多月的時間,從一份偶然到相識,相知!而我一直期待著的相親相愛出乎我預料的來臨了,可惜,我錯過了,因爲我自己的一分隱瞞,不怪你的決然離去,只怪我自己的不真實,我明白,我們都是受過傷的人,經曆過這麽多次的分分合合,你想要的很簡單,只是一份真真實實,平平淡淡的一份愛戀,一份生活!我真的很想給你,可是,畢竟我只有20歲,太多的擔心,太多的顧慮,怕你介意,怕配不上你,于是,隱瞞吧,沉默著吧!想著找一個好的時間告訴你,告訴你我有多麽的愛你,告訴你我能爲了你有多麽的不顧一切,告訴你爲了你我能有多麽的堅持!可是,永遠忘不了的某年某月某天,我明白了,你接受不了玩笑,那麽你也接受不了我的這份隱瞞,不管什麽時間,永遠不會,于是,痛苦的告訴了你事實,雖然猜到你可能會很決絕的離開,但真的,我想要給你的只是一份真實!
于是,漸漸地,我們就走到了陌生的邊緣。但在這個即將遠行的時間,在這個黑暗的機場角落,我坐立在窗前,望著爬升的飛機帶著不屬于我的夢想漸漸消失在遠方,我想哭卻沒有眼淚,我想回憶卻什麽也想不起來,真的沒有什麽能永垂不朽,我的心空蕩蕩的,一陣風吹過也微瀾不起,感覺不到生命的脈搏,一切都失去了原本存在的意義。

我默默的敲打著鍵盤,留下我想對你說的一切,告訴你我一切的真實,不求你再回來,只是希望我們還能是朋友,曾經,說好的,我們都是好朋友,一輩子的,說好的露露三百首還在心中,能不能讓我用一輩子來給你慢慢講訴!

曾經對一切都有著恨意的我,比誰都成熟的早,15歲我就開始在社會闖蕩,很苦很累,雖然五年了,取得了一些成就,但爲了不讓人看不起,我早已學會隱瞞我自己的一切,包括對你隱瞞著的姓名和年齡,我習慣了僞裝,習慣著給自己的生活抹上一層保護色,但我真心的沒想到,當我全心全意的爲了你揭開這層保護色的時候,會讓你有這麽大的反感,讓你以爲我對你的一切都成了欺騙,成了玩笑!隨後的日子裏,我深深的絕望者,痛苦著,因爲你完完全全的消失在了我的世界裏,試著給你每天發一份短訊給你,卻都是了無音訊,直到6號這天,答應回去見你的日子,可到了機場我卻只能看著航班漸漸的遠去,我自以爲你已經對我徹底失望了,我的一切努力都不能挽回你的一絲留念,于是,在深深的絕望中我忍痛給你發出了我給你最後的一份短訊,我的出現既然讓你的生活更是多了一份煩惱,那麽我消失在你的世界你或許會更好的!很痛苦的去掉這層保護色對你,但永遠不會後悔說出一切,因爲,我能給你的只有這份真實了。

最近兩天,沉淪中發現了你的一絲痕迹,又開始做夢,夢裏的人或事總在錯亂中,拼湊的不夠完整,果真是人生如夢,夢如人生,許多東西已經隨風而逝,而太多東西又無法奢求得到。

終于明白,原來,不論是誰,生命也都只是一場旅行,並不能將全部的風景看遍,對于流逝的歲月,我只能說聲再見,對于結束的故事,我也只能說聲再見,對于失去的人或物,我也只能說聲再見,這一生,我一直在不斷的遇見和告別中,責無旁貸,亦別無選擇。

在那些逝去的光陰裏,我曾經用自己的生命去愛著著你,願意爲了你而活得潇灑,活得盡興,但是,這是一個不斷讓我們失望的世界,人無完人,我亦是不例外,于是,求而不得,事與願違,阻擋了一帆風順的進程,奈若何,有些夜路,只能自己走,無關他人,無關他事,心會在一瞬又一瞬的變幻中絕望彷徨。

這些天,我多麽希望,歲月能夠在最幸福最美妙的時刻停留,只因忽然覺得這一條略帶苦澀的人生單行路走的太累,失去了原本的執著,徒留空殼飄蕩在風雨裏,不知以後該怎麽繼續,其實,也並非不能夠快樂,卻是無法負荷這份不幸福的重量。

雖然某刻痛苦萦在心間,仿似濃得再也化不開,甚至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即使生花妙筆,也闡述不了其萬分之一,然,待到流年逝去,行到水窮處,我們眼見人潮依然紛紛擾擾,心觀世事依舊來來去去,曾經的一切只不過是輕描淡寫的淺淡一笑,便會坐看雲起時。

我希望過得幸福,又害怕過得不幸福,愛上了你,卻怕你接受不了我,不愛我,即使最終得到了,卻也在害怕著失去,貪婪地渴望得到一切,因爲害怕你的消失,但是,這就是我所居住的紅塵道場,得到與失去在不斷的平衡中,從一個人到另一個人,從一個空間到另一個空間。

我不得不承認,流逝的不只是時光,還有我們;我們所記取的一切,也都是走不到的昨天,所以如果有一天,我忘了愛,忘了痛,就像忘記一些事一般那麽簡單,或許只是當初我暫時擱淺遺忘了本能。

盛世山河,孤帆遠影碧空盡,流年已遠,日子久了,故事多了,每個人都不再那麽單純,卻又都希望開成一朵潔白的蓮花,原來,我終究是介意過去的自己的,朱利安巴恩斯說,“記憶是身份,你做了什麽事,你就是什麽樣的人;你做的事情在你的記憶裏;你記得什麽,就定義了你是誰”。所以,不論如何,我還是我,你也還是你,天涯海角,各自安好。

窗外,時間煮雨,尋尋覓覓看千帆過盡,往事皆已遠,夜色一點點將白晝覆蓋,我,只是一個活在世俗的平常男子,清淡自持,冷暖自知,何德何能能擁有你這種不食人間煙花般的女子,只因在人間,必是孤獨之旅,那麽,我所求的歸屬只是尋常的朋友,似水流年等閑過,傾盡一心一生,也不過是想要一份歲月的靜好,風輕雲淡世間逝。

尾寄語:

即將離去,下次回來不知何時,不想在了無音訊中漸漸的淡忘了一切,寫下此篇,不求你的原諒與回首,只求你能記得我,讓我們做一輩子的好朋友,就像初始一樣就好,我會念著你,想著你,永遠!再見,mybestlover——露!

  是時候認真寫一篇關于他的文章了。我將對他的愛,用鋼筆刻進純白的紙張,但有限的文字描繪不出我無盡的感激。

十五年來,我眼睜睜地看著他的兩鬓成霜,看著他的臉龐日漸滄桑,時間將他的生命一點一點地偷走。我無能爲力,無法抗拒。

我只能一直努力著,我希望他在有生之年,看到我的成就。不論這成就是大是小,我知道他都會很高興。所以這些年。我才能帶著這個信仰,在生活這條險惡叢生的路上披荊斬棘。我只是想要成爲他的驕傲。僅此而已。

小時候是恨過他的。

畢竟這世上只有極少數人,會讓自己的女兒從小學三年級起就獨自一人去學校報名注冊。我深深記得第一次自己報名時,稚嫩的小手緊攥著學籍冊,在高自己半個身體的大人群中排隊,瘦弱的身軀被擠來擠去,委屈的淚水在眼眶裏打轉。那種無助的感覺至今銘記于心。但,若不是這樣,我又怎能在父母不在身邊的日子裏泰然自若地處理一切瑣事,自立能力強得驚人。

這世上只有極少數人,會爲了讓自己的女兒學會遊泳,眼看著女兒嗆水、掙紮卻袖手旁觀。那年夏天,他教我學遊泳,我已掌握了基本要領,但遲遲不敢下深水區,只在腳踩得底的淺水區做做樣子。他怒了:“你這樣怎麽學得會遊泳!”說完便毫不猶豫地把我拉到了深水區。我一時緊張,忘記了動作要領,只知道亂撲通,水嗆進了我的喉嚨。他朝我喊:“不要慌,按我教你的做!”我幡然醒悟——他不會來救我,我只能靠我自己。于是,我很快冷靜了下來,動作越來越娴熟,終于克服恐懼學會了遊泳。如若不是他的狠心,我又怎能在這顆百分之七十一的面積都是水的星球上存活下來,跌進水中的意外發生過不止一次,但每次我都憑借著他狠心讓我學會的技術而救了自己。

這世上也只有極少數人,會因爲女兒作文中一個錯誤的句子而令其全部推翻重寫,而這一幕確是在我的寫作生涯中經常出現的。他總是說:“錯了一個句子只能說明你心不在焉,沒有投入感情在文章裏,說明你只是爲了完成任務。”應著他的苛刻要求,我寫每一篇文章都會斟酌再三,傾心投入,小到老師布置的日記,大到准備參賽、投稿的文章。發展到後來,這已經成爲我的一種習慣。我現在才明白,他不僅僅是教會我專注認真,更是讓我學會了尊重自己的文字啊!若不是他的苛刻,我又怎能在文學這條路上越走越遠。那些獲獎證書,也有著他的功勞啊!

這世上只有極少數人這樣嚴厲苛刻地對待自己的女兒,他卻是那極少數人的典範。然而,他卻也是這世上爲數不多的深愛我的人之一。

初三下半期,我的成績仍是在中等徘徊。因爲基礎差,爲了考上重點高中,我每天晚上都複習到深夜,成堆的試卷一套一套地做。看著倒計時的數字一天一天地變小,周圍同學的競爭越來越緊張,激烈的硝煙無形地彌漫在看似平靜的教室裏。于是,我的心也越發焦灼起來,精神脆弱得幾乎要崩潰。他總是在我幾乎要趴在書桌上睡著的時候推門進來——沒有溫熱的牛奶,沒有鼓勵的話語,只有心疼的眼光,但他仍是什麽話也不說,只是用他那粗糙的手掌輕輕拍兩下我的肩。只是這樣一個細微的小動作,卻立刻像無窮的正能量從肩上傳遍我全身。每當這時,那些纏綿的睡意、緊迫的焦灼感便立刻煙消雲散了。

初中時,我在湖南讀書,沒有文憑沒有背景的父母爲了生計只得跑到廣東打工。放暑假時,我便坐車到了父母的所在地。第一天晚上,我們都坐在電視機前,電視裏正播著天氣預報。播完了廣東的天氣,母親剛要換台,他突然說:“別動,還沒看湖南的天氣呢。”母親愣了一下,隨後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說:“女兒都過來了,你還看湖南的天氣幹嘛,真是老糊塗了。”我不記得他們後來又說了什麽,只記得當時的我趕緊偏過頭去,險些掉下淚來。這是一種怎樣深厚、怎樣隱秘的愛啊!

他就是這樣,話不多,他的鼓勵和愛,從來不曾通過言語的形式直接表現出來,但我深深地知道,他堅硬的外表背後藏著一顆柔軟的愛我的心。我之于他,就像水之于魚一樣重要。我的學業、我的生活、我的未來,都是他畢生要操心的事情。有一種愛,無需喧嘩。

然而我卻是傷害過他的,在我懵懂、無知的時候,利用他對我的愛深深傷害過他的。

那年夏天炙熱的太陽正如我那顆躁動不安的心,那時的我正值青春期,年少輕狂,同大多數被規則束縛的孩子一樣,心血來潮地有了一回叛逆的沖動。我偷了家裏的錢,第一次去了網吧。母親找到我時,我已經在網吧玩遊戲激戰了五個半小時。回到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打上了石膏的左手臂,以及他鐵青著的臉。他眼中噴出的火焰像是要把我撕碎了一般,臉部的肌肉微微抽搐著,五官都擰在了一塊,他對我怒吼了一聲:“去門外跪著,我不叫你不准起來!”我一聲不響地去了,倔強著沒有哭。不知道跪了多久,膝蓋已經嚴重紅腫了。母親把我拉了起來,心疼地替我擦藥。我看著慘不忍睹的膝蓋,心裏怨恨著他。而母親的一句話卻輕易地將我的防線擊得潰不成軍。她說:“這藥是你爸剛剛去買回來的。你這孩子真不讓人省心,你爸就是爲了找你才出了車禍把左手跌骨折了的啊!”在他的嚴厲教育下許久不曾落淚的我當時就淚流滿面。眼淚滴在膝蓋處,傷口便隱隱作痛起來。那,手臂骨折,又是怎樣的一種裂骨之痛啊!而且這麽熱的天,他還頂著太陽去爲我買藥。我的這點小傷小痛又能抵得上他痛苦的幾千分之一嗎?想到這裏,愧疚和懊悔填滿了我的心,像千萬毒蛇噬咬一般難受。藥力已經開始發揮作用,膝蓋傳來絲絲涼意,而我的那顆躁動不安的心也如一匹桀骜的馬兒遇到主人溫柔的撫摸一般,慢慢地安分了下來。我又怎能再狠得下心去傷害最愛我的人呢?

時間就像一把殺豬刀,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時間終究會帶走他的生命。回憶會被記憶風幹,他的笑容最終會在我的記憶裏逐漸蔓延成一朵明媚的花。但是,當陽光摻雜著時間閃耀著穿過命運,累了雙眼,我看到這個世界上因爲有愛,所以永恒。

因爲他的愛,我含淚寫出這篇文章,我並不奢望它能感動誰,只想以此來祭奠他爲我逝去的青春,我只想請求歲月,不要傷害他,深愛著我的並且我深愛著的——我的父親。因爲有他的愛,我才能一路闊步行走,一路頑強成長。

如果要我給父愛塗上一抹色彩,ag亞遊官網是哪個好希望是白色。因爲只有白色這如飛雪般純潔、如天使般神聖的顔色,才配得上那如大山般厚重、如大海般深沉的父愛啊!  

原創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唯美家園立場。系作者授權唯美家園發表,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相關文章 ARTICLE
2001